• 内容部分

作者:admin 2019-12-26 12:35 浏览

杨雨辰念得磕磕巴巴,但还是念出了“turbulent”这个复杂的单词,杨烁也没有表扬他,只是皱着眉反问“什么?”确认儿子念对了后,杨烁抬手要摸杨雨辰的头,杨雨辰瑟缩地往后躲了一下。

但要说这样的教育没有带来伤害,是不可能的。后来杨烁自己在采访里也说,

节目播出后,评论基本上都在骂杨烁,“诈尸式育儿”,“PUA式育儿”。怎么说呢,杨烁并不无辜,但也是受害者。

出发的飞机上,耿乐在和儿子讲解行程,包贝尔在哄哭泣的女儿,杨烁指着飞机上的指示英文问儿子这个怎么念?

但在杨烁面前,他变得特别迟钝和木讷,说话做事前都总是先看杨烁的脸色,小心翼翼地回答问题,神色里有一种与年龄不相衬的谨慎,仿佛习得性无助。

比黄晓明这样的老板更让人害怕的,是杨烁这样的爹。

杨烁自己,就是从小被父亲打到大。“搁现在我都能告他,打我的那种方式都能把他关起来。”

杨烁说,“家里的人从小就教他叠衣服叠被,但他现在全是糊弄,这样不行,太懒。”港真,一个七岁的孩子,认知都不完全,能把衣服叠得多规整?杨雨辰叠不好,杨烁不觉得是能力问题,只是觉得他太懒太糊弄。

坐在车上,杨烁也不停地在考儿子各种问题,“在草原上用什么交通工具?蒙古人擅长什么?”杨雨辰吞吞吐吐说了两个字“跑步”,杨烁就冷笑着摇头,“你下去给我跑一个试试?”

杨烁自己也承认,儿子成长七年,他陪在身边的日子,半年都不到。看父子俩的互动也能看出来,两个人之间并不熟悉,也不亲近。

既要顶天立地,又要出人头地,我国当代男性身上的担子也是过于沉重。这导致了两个极端。

虽然杨烁总在别的孩子面前贬低杨雨辰,“Jasper好棒,杨雨辰就做不到。”没想到杨雨辰在别的孩子面前还是想维护杨烁,不愿意每个小朋友都说自己爸爸凶。

节目里,杨烁嘱咐儿子杨雨辰把自己的衣服叠好,儿子照做了。杨雨辰叠了一通之后,衣服还是乱七八糟的。杨烁很生气,他瞪着眼睛问儿子,“我是这么教你的吗?”

大男子主义和性别歧视所带来的的副作用,就是女人被弱化了独立的意义,而男人也被剥夺了示弱的权利。

这油腻,好似一层坚硬的包浆,隔绝了世俗的侵染,也成了脱不下来的保护壳。

都说杨烁黄晓明周一围油腻,这油腻的源头,大概是一个男人无法袒露的真实自我,尤其是那部分脆弱的、温柔的、细腻的自我,早早地被男子汉的阳刚教育掩盖了过去。他们总要借助这样那样的造型和说辞,来虚张声势,假装强大。

其他爸爸带着孩子出来玩,就像亲子旅行,说说笑笑。但杨烁带着儿子出来,像部队军训,一路上都只有指令和训话。

原标题:杨烁这样的中华田园爹

走了一路,发现5号房是最远海拔最高的一幢,杨烁开始对儿子冷嘲热讽,“5不是你的幸运数字吗?这个(最近的1号房)是不是我要选的。你要选5号!棒棒的!”“你看你下次还选择5号吗?”

这样的沉重气氛,就连别的小朋友都读出来了。村长问小朋友们喜欢自己的爸爸吗,其他都答喜欢,只有杨雨辰没有吭声。神经大条的Jasper补了一句,“喜欢,只是杨雨辰不喜欢他的爸爸。”

偏偏杨雨辰躲进村长怀里,揉着眼睛说,“没有。”还让关系最好的乐那多(耿乐的儿子)提名Jasper的爸爸。

杨雨辰的笑容,瞬间收了起来。

实实在在被杨烁的这个眼神吓到了。这并不是《大江大河2》的片场,而是《爸爸去哪儿6》(又名一起出发吧)晃过的一个镜头。

我也不觉得杨烁是故意要对儿子不好,他的想法,代表了一种很典型的中国父亲,对子女尤其是儿子,信奉挫折式教育,总是持续地用命令和否定来打压孩子,总是强调你要坚强,你要独立,你要学会默默忍受。

他还问儿子,“下次选几号?”儿子弱弱地说,“1号“。结果杨烁来了一句,“下次1号就是最远最破的那个。”

这大概是一个孩子最天真也最可贵的地方吧。他其实懂得大人的好与不好,但还是愿意毫无保留地信任自己的父母。

杨雨辰本来也有着这个年纪男孩子的旺盛精力,之前他跟妈妈一起拍杂志照的时候,总是像个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,嘻嘻哈哈的。

到了集合地点,下车的时候,杨雨辰没有跟着杨烁从同一个方向走出来,杨烁让儿子重新退回去走一遍。

“一个人最重要的教育,其实来源于父母和家庭。我的自闭啊,自卑啊,应该是那时候养成的。以至于我爸每次打完我之后,只要出去谁要敢说我,我一定往死里打。没人敢跟我打架,因为都知道我不要命。”

想起第一季的时候,张亮游戏赢了,可以优先选房,结果坑爹的天天选了又远又破的五号房,张亮进屋都只能低着头。爸爸们都在嘲笑张亮,张亮却不生气,还特别小心地维护天天的梦想,一直都笑着跟天天说,“特别棒,谢谢你选了五号房”。

看到这里,我是真实窒息了。

要么很爱逞强,就像黄晓明杨烁这种,喜欢指挥命令别人,好事坏事都要揽到自己头上,即使他的能力根本达不到预期,也要在人群之中找存在感,出了问题只会说一句,“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。”

海拔三千的高原,杨烁走得大步流星,杨雨辰紧跟着一路小跑,气喘吁吁。杨烁也不关心他有没有高反,只是不停催促:“你能不能走快点?不能我再让你跑到村口再走回来。”“如果让我先跨进门槛,你就从头再走一遍。”

这眼神真的过于凶狠了,记忆里上一个这么瞪人的男人,是安嘉和。

看得出来,杨雨辰很怕杨烁也不敢接近杨烁,甚至更愿意和温柔的耿乐呆在一起。吃饭的时候,杨雨辰默默的坐在了耿乐的身旁,后期拍摄的时候,也爱去耿乐家,牙疼也只敢偷偷告诉耿乐。

这段话听起来其实有点伤心。一个从小没有得到过父爱的男孩,长大后,也不懂得如何去爱他的儿子。他明明也很抗拒很反感父亲对待自己的方式,成为父亲之后,竟然又开始重复这个严厉的循环。

晚间吃饭的时候,村长特别让杨烁表扬表扬孩子,杨烁话到嘴边又变了味儿,始终说不出那句称赞。小小的杨雨辰终于撑不住了,哭着喊着“妈妈,我要妈妈”(字幕打的是“爸爸”,还是给杨烁留了一点面子),扑进了杨烁的怀里。

村长问杨雨辰,你不喜欢吗?他沉默了,没有说话。村长又问,“哪个爸爸最凶?”饺子提名了杨烁。小朋友们都不瞎,杨烁的凶,是连山鸡哥都觉得凶。

下了车,其他爸爸都是牵着孩子在草地上散步。只有杨烁命令杨雨辰,“看到那个山坡了吗?去,跑过去,跑!”杨雨辰带着哭腔说,“我不会,我害怕。”杨烁也没有心软,“你再跟我这样,我让你跑到那山上去,你信吗?”

只有孩子,是不会自欺欺人的。杨烁越是想把儿子锻炼得刚强,儿子就越是和他反着来。很可惜,他只觉得儿子的哭泣和示弱让他丢脸,却没看到儿子温柔地安慰和帮助别人的品质,有多么宝贵。

展开全文

要么很爱逃避,好比周一围这种,孤独,高傲,深深自恋,家庭伴侣子女都是浮云,一心只想追求艺术灯塔,也舍不得为家庭牺牲一丁点自我。孩子出生才两个月,他都在忙工作,理由是“孩子都是带剧本来的,这就是她的命”。

对于杨烁来说,孩子的绝对服从性显然小小的自尊心要来得更重要。整个拍摄过程中,他一直都在用命令催促儿子,用嘲讽教训儿子,用别人家的孩子来刺激儿子。任何事情都必须按照杨烁的意思来,儿子但凡有地方跟自己想得不一样,都会被打压。

要说杨烁是真的不会当父亲吧,他对女儿又挺温柔,亲亲抱抱很是宠溺。杨烁认为这是理所当然,“儿子就是应该严厉一些,他得有规矩,作为一个男人,肩上的担子就是要比别人更重”。

选房子的时候,杨雨辰想选5号房,杨烁觉得1号房更好。他就一直问儿子,“你为什么要选5号啊,告诉我?”杨雨难得露出甜甜的笑容说,“5号是我的幸运数字。”结果杨烁泼了一盆冷水,“但5号不是我的幸运数字啊。”

杨雨辰走路有点内八字,杨烁也很看不惯,一直吼他,“能走直路吗?脚尖冲前,会不会走,会走了吗?”

父亲最后一次打他,椅子都打碎了,他站起来摔门就走了。14岁的杨烁离家出走了,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北漂生活。为了赚钱,他什么工作都干过,卖过烤串儿,做过印刷工,当过模特学过画画。

从结果来看,父亲的教育似乎是有成果的,毕竟杨烁闯出了名堂成了明星,“为什么我抗击打能力特别强呢,因为从小就特别经打。”


Powered by 购彩平台app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